重读鲁迅先生的《作文秘诀》---叶圣陶散文

来源:作文辅导网 · 鲁迅文学读书白描文化重读生作文
偶尔在一个谈写作的讨论会上说到了鲁迅先生的《作文秘诀》,回家来就把这篇文章找出来重读,在《南腔北调集》中。文章的第一句就引起我的注意:“现在竟还有人写信来问我作文的秘诀。”鲁迅先生这篇文章是1933年写的,时间过了将近半个世纪,情况“竟还”没有改变,打听作文秘诀的信“竟还”有人写,我每个月总要接到好几封。鲁迅先生似乎不愿意扫人家的兴,他说:“作文真就毫无秘诀么?却也并不。”鲁迅先生说的是古文,指的是从前的弊病。鲁迅先生提倡白描,也不是说不要讲究技巧。鲁迅先生的这四句“秘诀”:“有真意,去粉饰,少做作,勿卖

重读 鲁迅 先生的《作文秘诀》

偶尔在一个谈写作的讨论会上说到了鲁迅先生的《作文秘诀》,回家来就把这篇文章找出来重读,在《南腔北调集》中。

文章的第一句就引起我的注意:“现在竟还有人写信来问我作文的秘诀。”鲁迅先生这篇文章是1933年写的,时间过了将近半个世纪,情况“竟还”没有改变,打听作文秘诀的信“竟还”有人写,我每个月总要接到好几封。写信的人 一 大多挺诚恳,要求给他们指点几句,似乎只消几句话就可以解决他们前进的问题,却忘了自己去下点真功夫。其实作文哪有什么秘诀。也有找上门来的,尽管横说竖说,他们总不肯相信,还是巴望你随便说出一句两句来,他们好认认真真地记在小本本上。

鲁迅先生似乎不愿意扫人家的兴,他说:“作文真就毫无秘诀么?却也并不。”接着就说做古文确乎有秘诀,秘诀之一“是要通篇都有来历,而非古人的成文;也就是通篇是自己做的,而又非自己所做,个人其实并没有说什么”。看了这几句,我不免笑了。鲁迅先生这个话说得确切,我在看书看报看刊物的时候也往往感觉到,笑虽笑,心里可不大舒坦。鲁迅先生说的是古文,指的是从前的弊病。如今是20世纪80年代了,而类似古文的说了等于没有说什么的文章还时常看得到,这怎么得了呢!

说了等于没有说,是指内容而言。鲁迅先生说: “至于修辞,也有一点秘诀,一要朦胧,二要难懂……使它不容易一目了然才好。”又说:“这些都是做骗人的古文的秘诀”,但是“做白话文也没有什么两样,因为它也可以夹些僻字,加上朦胧或难懂,来施展变戏法的障眼的手巾的。倘要反一调,就是‘白描’。”

白描的确最见功夫,就像我们苏州人说的“赤骨肋相打”(赤骨肋=赤膊)。两个人戴上头盔穿上战袍来打,不免有所凭借,有所掩护,算不得真功夫。什么都不穿不戴,赤条条一丝不挂,你一拳,我一脚,才见得出真本领。白描靠的是真功夫真本领,当然无秘诀可言,所以鲁迅先生说,“如果要说有,也不过是和障眼法反一调:有真意,去粉饰,少做作,勿卖弄而已。”

有真意,去粉饰,少做作,勿卖弄,这四条其实并非“秘诀”,而是作文的要道。四条之中,头一条“有真意”最重要,因为说的是内容。作文而没有要说而且确乎值得说的意思,作它干什么呢?以小说为例,假如对于素材并无丰富的积蓄,对于生活并无深切的体会,胸中没有什么非告诉读者不可的东西,那就尽可以不写小说。没有真意而硬要写,那就只好粉饰,只好做作,只好卖弄了。可惜这些“障眼的手巾”用来变戏法也许有效,对于写小说却毫无帮助。

写任何文章首先要有真意,没有真意就不必写。真意从何而来?来自平常时候的积蓄。待人,处事,明理,察变,全都是积蓄。这些事项并不是为了写文章的需要,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本该如此。待人随随便便,处事马马虎虎,行吗?事理物理不甚明了,宏观微观毫无所知,行吗?回答当然说不行,除非你甘心做一个不怎么合格或者根本不合格的人。既然不行,就该项项留意,什么都不肯疏忽,认真它一辈子。这样的人呀,或多或少总有点儿自得的东西,真正凭自己的心思和力气换得来的东西。这大概就是鲁迅先生所说的真意。这样的人呀,要是没有兴致写文章,当然是他的自 一 由 ,谁也不该责备他。要是他怀着强烈的兴致,准备拿起笔来写点儿什么告诉人家,那必然是值得一读的东西,对人家或多或少有益的东西。

最近两三年间,出现了好些写农民的生活和思想感情的好小说。这些作者耽在农村里十年二十年,简直就是农民。并不是有意去农村“深入生活”的。他们之中有的从来没写过小说,有的虽然写过,下放之后根本没想到将来还有再让他们写的一天了。他们在农村里跟农民完全一样。靠自己的劳动过日子,对于农村政策的每一次改变,对于发生在农村里的每一件大事小事,他们跟农民一样非常敏 一 感。他们并没有为了写小说着意去搜集素材,寻找典型:一则他们没有这样的空工夫,二则他们根本没想到要写什么小说。可是日子长了,脑子里的素材越积蓄越多,典型也在脑子里逐渐形成,而且越来越鲜明生动,要是不把它写出来甚至会感到憋得发慌。到了这样的地步然后动手写,成功的希望当然就大得多了。这就可见所谓深入生活重在平时,不宜乎临时抱佛脚。要是预先定下个题目然后去深入生活,像搜索猎物一样去抓材料,找典型,结果一定是失败的占多数。

要把文章写好,有了真意,还得讲究点儿技巧。鲁迅先生提倡白描,也不是说不要讲究技巧。会画画的人都知道,没有技巧的训练,白描也是描不好的。写文章的技巧,我想,最要紧的大致是选择最切当的语言,正确而又明白地把真意表达出来,决不是在粉饰、做作、卖弄上瞎费心思。有些人把这些障眼法当作技巧,着力追求,以为练好了这一手就能把文章写好,这就走到歧路上去了。随便举几个例:有的人滥用形容词语和形容句子,以为堆砌得越多越漂亮;有的人不肯顺着一般人的表达习惯来写,以为不说些离奇别扭的话就不成其为文章;有的人搬弄一些俗滥的成语或者典故,以为不这样做不足以显示自己的高明。从此看来,鲁迅先生提倡白描虽然将近半个世纪了,咱们现在还得提倡。鲁迅先生的这四句“秘诀”:“有真意,去粉饰,少做作,勿卖弄”,其实是作文的要道,对咱们非常有用,应该把它看作座右铭。

1981年8月13日作

文章推荐:

小兔的名片作文

兔子的名片作文300字-查字典作文网

为兔子设计名片作文

兔子的名片作文

第一次扫地的作文,500字左右